數字化動力 SuperBetter,一款數字游戲,可能會對抑鬱症患者有所幫助。它要求用戶完成被證明可以減少抑鬱癥狀的簡單任務,比如從窗口向外張望。
  中新網5月16日電 玩游戲還能治療心理疾病,這是真的嗎?據美國《華爾街日報》報道,列娃·伍德去年9月被診斷出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之後就在慢性疼痛以及由此引起的焦慮中掙扎。為了減輕焦慮,她決定試試不同尋常的東西:一款名為SuperBetter的電子游戲,該游戲號稱會利用科學性的游戲挑戰來幫助她控制焦慮情緒。
  數字游戲開始引起一些研究人員的註意,他們認為這是一種用於解決抑鬱症和焦慮症等心理健康問題的新途徑。SuperBetter目前是兩項科學實驗的課題對象,其中一項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將於今年夏天啟動。Personal Zen游戲的開發者3月份在《臨床心理科學》發表論文表明,該款手機游戲可以在使用25分鐘之後降低部分用戶的焦慮程度。
  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正在進行內部測試,看看能否為它2011年發佈的應用PTSDCoach增加更多的游戲元素,以更有效地治療退伍軍人的創傷後應激障礙(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
  人們研究用數字游戲來治療嚴重精神疾病的做法可能看似不可思議,可是像SuperBetter和Personal Zen這樣的游戲化工具可以增加心理健康治療的途徑,布朗大學阿爾珀特醫學院專門從事抑鬱症治療研究的的精神病學教授卡羅爾·蘭多說。“不過這裡有一個忠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替代面對面的心理治療,”她說,“想想把一個傾聽你說話、教你所有這些技巧的人與一部手機、一個單純的游戲相比,那會是什麼感覺。”
  33歲的伍德認為SuperBetter創建了一個幫助她完成任務的模式——游戲所稱的“過關模式”——這讓她感覺好多了。
  “它激勵你每天去實施這些細小步驟,全面提高你的整體健康以及你的整體精神面貌,”伍德說。比如,研究表明,鍛煉身體或與朋友交談有助於抑鬱症的治療。
  伍德說這款游戲幫助你把那些建議分解成任務——“出門鍛煉幾分鐘”或者“聯繫一個朋友”——這些任務她都能夠完成、獲得積分並且感受到繼續進行下去的積極性。她是在聽說了SuperBetter游戲的開發者簡·麥戈尼格爾在“技術娛樂與設計大會”上發表的一個演講後才發現這款游戲的。
  SuperBetter在一個實驗項目中被證明可以緩解抑鬱症。研究人員安·瑪麗·勒普克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一名心理學研究生,她在網上招募了參與玩該游戲的人。她按照美國流行病學研究中心0-60分的抑鬱量表標準對他們進行測試,分數越高表明癥狀越嚴重。分數超過16就表明患有抑鬱症。在玩這款游戲一個月之後,31位參與者的抑鬱分數降低了11.3分,而與之相對比的未玩游戲的控制組人員分數降低了4.3分。
  患有焦慮症或抑鬱症的人經常糾結於最糟糕的情形,總部位於加利福尼亞州帕洛阿爾托的研究團隊“未來學會”的游戲研發主管麥戈尼格爾說。在SuperBetter游戲中,這種消極習慣的代表是一個名叫埃斯梅拉達夫人的人物——一名眼盯水晶球且只看到消極事物的巫師。游戲玩家必須挑戰她的世界末日預言,以此來戰勝她。這樣做可以幫助人們學會那些類似在認知行為治療中所傳授的技巧,麥戈尼格爾說:“它可以幫助你註意到那些妨礙你感覺良好、感覺更強大的不良習慣或消極思維模式。”
  下個月,麥戈尼格爾和俄亥俄州立大學的理療與康復學教授利斯·沃森·喬杜里將在20名患有腦震蕩或顱腦損傷的實驗對象身上測試SuperBetter的有效性,他們都獲得了各自醫生的許可參與實驗。
  在四個星期的研究中,實驗對象將會按照指示每天至少玩10分鐘SuperBetter,研究人員會在研究前和研究後按照各種抑鬱和認知標準對他們進行測試。
  這類游戲可能還顯得不成熟,但是它們可以讓人更容易獲得心理健康服務,亨特學院的心理學教授特雷茜·丹尼斯說。她開發的應用Personal Zen今年春天發佈了測試版,該游戲讓玩家把註意力集中在開心的容顏上,忽視那些消極的面孔。
  在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提供撥款的《臨床心理科學》研究項目中,那些玩Personal Zen游戲25分鐘後必鬚髮表講話的實驗參與者,表現出的焦慮比實驗控制組的人員少。該項研究報告的第一作者丹尼斯承認,這些游戲和手機應用可能並不適合每一個人。
  美國退伍軍人事務部心理健康服務處的全國移動健康主管茱莉婭·霍夫曼說,雖然該部門正考慮在PTSDCoach應用中增加游戲的成分,但其目的並不是取代治療,而是鼓勵大家去尋求治療。
  這些游戲是否有功效或許取決於你是哪種類型的人,芬蘭坦佩雷大學信息科學學院的博士研究生約恩納·科伊維斯托和尤霍·哈馬裡說。
  他們最近在《第47屆夏威夷國際系統科學會議會刊》上發表了對以往研究的述評,其中發現人們可能會很快失去對游戲的興趣。他們發現,性格中具有“成功傾向”、喜歡積分和獎章等外在證明的人可能比那些興許看不到游戲的意義、具有“成就取向”性格的人更能從游戲中獲得好處。1簡·麥戈尼格爾(Jane McGonigal)迴避消極因素 Personal Zen教用戶把註意力集中在開心的容顏上,忽視消極的面孔。這款游戲是基於她與病人在實驗室電腦上所做的訓練而開發的。  (原標題:研究顯示玩數字游戲可緩解部分抑鬱症患者病情)
創作者介紹

沙發清洗

uf82ufv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