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美巡中國賽兩場資格賽,共有40名球手獲得全卡。3月,美巡中國賽兩場資格賽,共有40名球手獲得全卡。3月,美巡中國賽兩場資格賽,共有40名球手獲得全卡(小圖)。受“請願事件”影響,不少中國大陸球員沒有參賽。美巡中國賽官方供圖殷關頊在咖啡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
  一道分水嶺橫亘在中國高爾夫球員面前,前70名,可以直通美巡中國賽;70名以外,必須替補或通過資格賽才行。時代的車輪向前碾過,這些“70後”們,該何去何從?同為“70後”球手,殷關頊和周天的職業生涯路徑,一個向左,一個向右,展現出了不同的進取心。
  殷關頊向左心漸向生意 樣本A
  美巡中國賽海口首站今日開打,該賽事的一大噱頭是央視直播,拿出了一齣生就要勝過中錦賽的勢頭。雖然,直播的不是CCTV5,而是CCTV5+。
  張連偉、黃文義、胡牧、韓韌等中國球手將參戰。他們,都是中高協於今年4月9日公佈的男子排名前70位的選手。
  曾經在向中高協發起挑戰的“請願事件”中風頭甚勁的球手殷關頊,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已經明確,2014年養傷為主,可能會一場比賽都不打;打過美巡中國賽資格賽但沒能晉級的球手周天,正在北京的一家練習場閉關苦練。
  同為“70後”球手,職業生涯的路徑,已展現出明顯的不同。
  高爾夫工坊
  “春節前的大單比較多,都是用於送禮的好桿。”殷關頊對高爾夫生意很有研究
  “忙”這個字,最能描述殷關頊最近的生活狀態。新京報記者與殷關頊約採訪就約了兩周。
  就在與記者見面之前的當天中午,他還參加了自己所在小區的業主聚餐,由於該小區涉嫌多收部分業主物業費和延期交房後未按約定賠償違約金,他們計劃建一個微信群,集中力量維權。殷關頊試圖找媒體反映情況。
  他的兒子才出生5個月,需要他花時間照顧。在殷關頊的微信朋友圈裡,他幾乎每天與朋友分享自己兒子的照片。
  雖然自己的職業歷程比較艱辛,殷關頊仍然表示:“我一定讓兒子儘早接觸高爾夫運動。如果大環境好,他自己又有興趣,我一定是他的教練。”
  與新京報記者見面是在他家附近的咖啡館,趕過來時,手裡拿著裝修圖紙。最近他一直在操心球具工坊展示廳的裝修。
  2013年年初,殷關頊開辦了自己的第一個高爾夫工坊,是與朋友合伙的。經營的球具品牌很齊全,日本品牌、美國品牌都有。殷關頊不避諱地表示:“我開工坊肯定是掙錢的。”一年多來,客人累計有幾千人次。
  “幢熱苯鷲跚揮兄泄凶又耙蹬琶笆那蛟輩拍蘢齙劍宜塹拇蟛糠質杖氬皇潛熱苯穡竊拗選4笈鈉脹ㄇ蛟綳蟣熱頰醪壞角荒蘢銎淥幣怠!幣蠊冂鎪怠�
  殷關頊表示自己開工坊的目的不是掙錢:“我是憑著自己的興趣做事,我堅持打了16年球是因為興趣愛好。現在開工坊也是,我對任何東西的改動都特別有興趣。我自己有兩輛車,全部都是改裝過的。”
  現在的殷關頊,已經摸清了球具市場的銷售規律,他對記者透露說:“工坊每年有3個銷售高峰,首先,春節前的大單比較多,都是用於送禮的好桿;然後到剛開春,小單比較多,初學者開始買桿練球;最後是年中,打得好的高手們要換球桿或桿身。”
  最近,殷關頊想在北京再開一家工坊,他正在物色合適的練習場或球場。
  全天練揮桿
  在美巡中國賽資格賽失利之後,周天選擇在北京的一家球場獨自苦練
  4月1日,北京陽光和煦,春暖花香。在北京東郊觀塘高爾夫俱樂部練習場,記者見到了從美巡中國賽資格賽歸來的周天。
  身高1米83、體重95公斤,壯碩的周天在練習場很容易被找到。周天所在打位的側後方有一扇玻璃門,周天說,這是他的固定打位,因為通過後方玻璃的反射,他能觀察自己的揮桿動作。
  這段時間他選擇一個人靜一靜,沒有家人、沒有教練,每天周天自己開車來到練習場。上午練習揮桿,下午還是練習揮桿,他沒有選擇下場打球,因為他想先把1號木的動作調整好。
  回到北京後,周天開始調整1號木的揮桿,他認為自己的問
  題出在揮桿軌跡上。“由於下桿路徑太由身體內側向外側,我現在很難打出fade(輕度右曲球),壓力之下會打出hook(弧度較大的左曲球)或是右直球。因此我需要正常地揮桿路徑,不要由內向外,也不要由外向內。”周天解釋說。
  他的教練是澳大利亞人傑夫·洛克蘭(Geoff Loughland),然而周天並不認同傑夫教練所說的一切。
  周天認為自己的優勢是對揮桿的理解。拿著iPad,周天向記者演示自己的揮桿慢動作,指著屏幕,周天說自己的頭部傾向於在開始下桿時下沉。傑夫教練希望他保持頭部位置,周天並不認同。
  他是個喜歡自己琢磨問題的人,經常會拍攝下自己的揮桿動作進行分析,為此周天還備有固定攝像設備的支架。
  說得興起,周天抽出1號木,為記者展示最近調整的成果。1顆球被擊出,球沿著輕微的左曲彈道爬升飛出,周天笑著對記者說:“我今天的擊球效果非常好!”
  每天中午,周天會開車去球會附近的村鎮吃飯,面和餃子是他的最愛。吃完飯,他會在車裡睡一會兒,下午兩點前再回到練習場。
  苦練,是對美巡中國賽資格賽上失利的一種反應。
  失意資格賽
  當比賽進行到第三天時,周天已在海口返京的飛機上,退賽源於他第一天打出了90桿的糟糕成績
  2013年年底,周天來到昆明天湖島高爾夫俱樂部冬訓,持續到2014年年初,共4個月。周天的目標很明確:參加2014年中錦賽資格賽和美巡中國賽資格賽。
  他在昆明時的訓練狀態非常好,能保證18洞平標準桿(72桿)的成績,甚至是“紅字”(標準桿以下)。
  然而,訓練不能等同於比賽。2014年3月19日,美巡中國賽第二場資格賽第二輪比賽在海口觀瀾湖結束,來自北京的21歲小將周天交出77桿的成績,灰心喪氣的他,做出了退賽的決定。
  此前,2013年11月3日,上海匯豐冠軍賽第三天,一場新聞發佈會宣告了美巡中國賽的誕生。而早在三四年前,美巡賽就在中國成立了分支機構。
  77桿的成績可能並不差,但和第一輪90桿的成績綜合起來,周天能從這些球員中突圍的機會已經十分渺茫。賽後,周天說自己打得十分煎熬,放棄後兩輪比賽讓他如釋重負。
  3月20日,當比賽第三輪激戰正酣時,周天已經坐上了回北京的飛機。觀瀾湖站資格賽是今年美巡中國賽的最後一場資格賽,退賽意味著,周天放棄了獲得今年美巡中國賽全卡的機會。
  美巡中國賽第二場資格賽吸引了全世界124位球手參賽,只有5位來自中國大陸的球手,周天是其中之一。4輪比賽過後,進入前20名的球手將獲得今年的美巡中國賽全卡。然而,這5位中國大陸球手的最好成績僅是閆寶強的併列第93名。
  加上深圳聚豪站資格賽失利的另外5位中國大陸球手,今年美巡中國賽的兩場資格賽共有10位中國大陸球手參賽。不幸的是,這10人無一人獲得全卡資格。
  “一場球打出七八個遺失球,甚至拿4號鐵都會開歪。”周天向新京報記者回憶資格賽經歷時有些懊惱。沒能堅持完賽,是他自己的選擇,因為他覺得心理出了很大的問題。退賽已經過去了10多天,周天的情緒恢復正常,他說早沒事了,一年多來他已經習慣了挫折。
  球員委員會
  沒參加中錦賽博鰲站,人也不在海南,通過社交平臺,殷關頊成為“請願事件”紅人
  說到之前部分球員參與的“罷賽事件”,周天說,“這和我無關”。
  這事兒與殷關頊有關,而且關係十分密切。“罷賽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真正罷賽,是要給高協施壓,因為高協沒有協調好。我們都知道做美巡中國賽這個公司跟高協是有關係的,可能還有利益關係。即使有利益關係,也應該協調好。罷賽損失的肯定是球員自己的利益,但為什麼還要罷賽,就是要給高協和美巡中國賽的組委會施壓,讓他們兌現75%的承諾。”
  殷關頊所言的“75%的承諾”,指的是,2013年11月匯豐冠軍賽期間,中奧體育總裁孫立平說的這番話:“這個系列賽(美巡中國賽)以中國球員為主,占75%,外國球員人數占25%。”
  時間僅僅過了一個月,2013年12月底,美巡中國賽又宣佈,該巡迴賽參賽資格主要由以下幾個部分組成:2013年中高協男子職業積分排名前70的球員,兩場資格賽獲得全卡的球員(排名前20)以及周一資格賽獲得晉級的球員,贊助商外卡和美巡賽、Web.com巡迴賽球手、拉美巡迴賽、加拿大巡迴賽會員等。
  若按140人算,中國球員的比例可能會縮減到50%。
  2014年2月28日,中錦賽海南博鰲站期間,參加該比賽的部分球手聯名向中高協請願,請求保障中國球員參賽權利、限制海外參賽球員規模、保留中錦賽,該請願矛頭直指2014年登陸中國的美巡中國賽,約100名球手在該請願書上簽字,中錦賽老闆蘇寶成是“請願事件”的主要參與人。
  特24-27版專題採寫、攝影(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徐全雅
  (下轉特26版)  (原標題:“70後”小徑分岔(1))
創作者介紹

沙發清洗

uf82ufv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