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7日,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部網站發佈信息,江蘇省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2013 年10 月18 日,南京中華路雨污分流工程正在建設中。

2013 年10 月18 日,南京市正在改造的城西幹道。(本刊記者 李璐芸 攝)
漢府飯店外景,攝於2013年10月18日。
  “季挖挖”的民怨與官怨
  人物簡介
  季建業,江蘇省南京市原市長。1957 年1 月出生,江蘇張家港人,蘇州大學法學院憲法學與行政法學專業畢業。曾任吳縣縣委副書記,揚州市長、市委書記等職。2013 年10 月19 日,因涉嫌嚴重違紀,被免去領導職務。
  入秋後的南京,天氣微涼,氣氛蕭瑟。就在環球人物雜誌記者到達該市的前一天,即10月17日上午,中紀委官方網站發佈消息,確認江蘇省南京市委副書記、市長季建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10月19日,中組部證實,季建業涉嫌嚴重違紀,中央已決定免去其領導職務。這是十八大後落馬的第十個省部級官員。
  2009年8月26日,季建業來南京任副市長、代理市長職務。他一邊高調宣稱“進了中山門,就是南京人”,一邊迅速啟動“三中路改造”,南京這座古城不斷被“開膛破肚”。有南京市民稱全城“秋葉與灰土齊飛,蒼天共黃土一色。”4年間,不時激發民怨沸騰,並不斷有人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
  環球人物雜誌記者走訪的南京各界人士,雖然對其在任時功過評價不一,但有一點出奇地一致:季建業落馬在“意料之中”。
  中紀委連夜帶人
  季建業最後一次露面,是10月15日上午。當天,他以南京市長身份,主持召開了南京市政府常務會議,對正在實施的雨污分流工程施工組織,提出一系列優化整改措施。
  第二天,南京高淳區召開全市生態文明建設動員大會,作為市長的季建業要發言。但下午開會時,主席臺上並沒有季建業的席卡。知情人透露,10月15日夜,中紀委一位副書記飛抵南京,臨時通知當時在響水縣調研的江蘇省紀委書記弘強連夜趕回南京。10月16日凌晨2點,季建業被中紀委工作人員直接從南京的“家”裡帶出。當天下午1點,季建業已被帶到中紀委在北京的辦案點。此次行動,中紀委沒有通知江蘇省委和南京市委。季建業被帶走期間,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在徐州調研,省長李學勇從泰州調研剛回南京,而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也沒收到一點風聲。
  當季建業被雙規的消息滿天飛時,有網友始終持懷疑態度。“這是官方消息嗎?這事又不是第一次傳了。”
  早在半年前,網上便開始盛傳今年春節後,中紀委的調查組就進駐揚州、南京,搜集季建業違規的證據。如今回頭看,有關季建業的調查時間,果真已維持了近半年。國慶節後,季建業本有計劃帶隊出訪英國,但被叫停。此舉在南京官場亦被視為季建業“要出事”的信號。
  市長幹了書記的活
  今年56歲的季建業是文字工作者出身,任宣傳幹事多年,後調任蘇州日報擔任副總編。1990年成為蘇州吳縣縣委副書記後,開始從政。據稱,季建業的岳父是江蘇省的一位老領導。在吳縣任職後,季建業的仕途一路飛升,是不折不扣的“江蘇省內成長起來的副省級領導幹部”。
  1996年,季建業成為昆山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1997年11月至2000年8月擔任昆山市委副書記、代市長、市長;之後,任昆山市委書記。在此期間,季建業在推動台商轉型升級方面贏得了良好的口碑,臺灣媒體稱其是“能為台商端洗腳水的市長”。當時,季建業在兩岸金融合作領域的“大膽突破”一度成為江蘇金融領域改革的標桿。
  2001年7月,季建業調任揚州市委副書記、代市長,開始吸引眾多媒體的目光。公開資料顯示,他剛上任就推出“百千萬行動計劃”,向100個大公司、1000個中小公司推介揚州,發放了1萬份材料。季建業在揚州任職期間,全城進行了大規模的改造,城市綠化也有較大發展。有揚州市民認為,季建業主政時,城建、老城區改造、新區開發等項目均是大手筆。
  2009年,季建業從揚州調任南京,任代理市長。剛一上任,季建業強硬的作風就在南京出了名。知情人士透露,季建業與前任市委書記開會時,時常用“這個事情我來講……”直接打斷前任市委書記的講話。對此,很多人私下議論季建業是“市長幹了書記的活”。
  而據南京的媒體同行反映,季建業對媒體反映的問題十分重視,經常給予直接批示。一旦有媒體反映某個單位某項工作上的問題,即使到了晚上12點,季建業也會給相關局領導打電話,電話一接通,便是劈頭蓋臉一頓批評。
  政績工程“無一不是敗筆”
  比其強硬的工作作風更讓老百姓熟知的,是季建業的另一個名字——“季挖挖”。季建業在揚州任職的8年間,全市大規模翻新“修舊”,“季挖挖”因此得名。
  2010年1月,季建業正式當選為南京市市長,“季挖挖”從揚州挖到了南京。如果說“季挖挖”在離開揚州時還是個褒貶不一的中性詞,到了南京,它就徹底淪為一個貶義詞。
  “斥資183億,從2010年初至2014年底,5年時間在200多平方公里區域內全面施工,5年內敷設500公里污水乾管,完善3000個居民小區及單位近2000公里排污支管。”這就是南京2010年公佈的“雨污分流”計劃。季建業被公眾認為是“雨污分流”工程的主要推動者。
  “通過‘雨污分流’工程,南京主要水體水質斷面指標要達到地表水Ⅳ類以上。”季建業曾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這樣承諾。
  然而記者在南京城區走訪時發現,市中心的中華路因為“雨污分流”工程全線開花,馬路成了停車場。出租車司機感慨說:“南京城內幾乎沒有哪條路沒被挖過。”
  2011年,南京曾因修建地鐵大肆砍伐梧桐樹引來市民抗議,網民隨之發起“拯救南京梧桐樹”活動,聲明參加者迅速過萬。一位頗有名望的南京大學教授甚至公開提議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啟動特別程序,彈劾季建業。當時網上罵聲一片,對季建業施政提出質疑。有官員私下說,自從季建業任市長以來,所做的系列政績工程“無一不是敗筆”。
  如今南京城3條主幹道中兩條都出了問題:城西幹道炸了僅使用12年的高架挖隧道,原先20分鐘的車程現在需要近一個小時;雙向8車道從來不堵車的江東路被開了膛,挖地下人行道,只剩下原先的人行道供小車勉強通過。“灰頭土臉,主城沒有一條好走的路。”出租車司機連連感慨。
  就在季建業被宣佈雙規的10月17日當天,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公開批評了生態環境建設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他嚴肅地指出,如果污水不進污水處理廠,就不要搞雨污分流和河道清淤,否則就是做錶面文章,勞民傷財,弄完了還招來老百姓的一片罵聲。
  楊衛澤表示,“領導幹部想要幹事、想要出政績,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反對為了追求短期效應搞花架子,反對為了讓領導認可而搞形象工程。”
  “揚州鴻運”的季氏背景
  季建業也曾不止一次向外界吐苦水,表示自己是替人挨罵。其中包括城西幹道炸高架修隧道的方案,早在其還沒來南京之前領導班子就已提出,他只是執行人而非決策人。
  迄今為止,季建業公開承認對他心靈“有所震動”的只有南京“7·28”爆炸事件。
  2010年7月28日上午10點左右,位於南京棲霞區的南京市塑料四廠廠區的可燃氣體管道發生泄漏爆炸,並波及鄰近的道路和居民區,造成重大傷亡。
  事後,季建業回憶,“如果說,我來到南京以後有哪一件事情最揪心,就是這件事情……我夜裡2點半回到房間,睡不著。平時每天是夜裡1點睡覺早上6點起來。以前是睡下就睡著,現在半個小時醒一回、一個小時醒一回,根本沒有辦法安睡。”
  “7·28”爆炸主要原因在於承包公司的違規轉包行為,而坊間懷疑該工程的承包公司——揚州鴻運基礎設備建設開發有限公司,是季建業從揚州帶過來的。
  無獨有偶。2011年5月24日,南京市殯儀館新址拆遷工地發生坍塌事故,“揚州鴻運基礎道路有限公司”幾名工人在拆除作業時遭遇坍塌,造成2死2傷。“揚州鴻運”又一次出現在南京安全事故名單之中。
  就在“7·28”爆炸後的10月19日,南京市政府下發了《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推進安全發展的意見》。意見稱:要“對在我市發生生產安全事故、違法違規或不文明施工等行為造成嚴重社會影響的施工、監理企業一律清出南京建築市場。”該意見下發半年後,“揚州鴻運”在出了“7·28”重大事故後,依然能拿到政府的殯儀館新址拆遷項目,其季氏背景越來越符合懷疑者的邏輯。
  酒店辦公為“行事方便”
  知情人透露,“揚州鴻運”還不是季建業的致命傷。季被調查,根源在於他人為求自保而“供出”,其中上市企業蘇州金螳螂裝飾公司嫌疑最大。
  據蘇州金螳螂內部人士透露,季建業每次回蘇州,都過家門而不入,卻住在金螳螂的會所。今年7月24日,金螳螂老闆、蘇州首富朱興良被中紀委帶走,目前處於監視居住狀態。南京政界知情人士透露,朱興良在被“協助調查”期間“知無不言”。
  季建業主政揚州期間,該市幾乎所有的酒店、醫院、商品房和裝潢,均被遠在蘇州的金螳螂一家壟斷。此舉讓揚州本土裝潢企業極為不滿。一位揚州裝潢商回憶稱,季建業在對揚州為期8年的“大裝修”中,大多數工程都由蘇州金螳螂經手,只需100萬元的外牆翻新工程,金螳螂的報價卻高出數倍。
  季建業上任南京市長後,金螳螂在南京的生意也多了起來。江蘇紀檢內部人士證實,中紀委對季建業的調查內容中,包括金螳螂在揚州和南京的部分工程項目。
  貪官有情婦,據傳季建業也不例外。據知情人士稱,季建業在揚州時就有公開的情婦。其中一名據稱原是市政府辦公室的打字員,皮膚白皙,送文件時常繞過秘書親自送給季建業,後被其提拔為該市發改委副主任,季建業出行她都跟隨。據說季建業的另一名情婦是市委招待所的服務員,此女後來也被提拔至當地瘦西湖景區管委會任職。揚州本地人稱,這些事“揚州人民都知道”。
  此外,有港媒報道,季建業在南京工作近4年,個人享受上毫不含糊,設在市政府的辦公室幾乎不去,在漢府飯店長期包下豪華套房辦公。有老百姓戲稱,季建業長期包下漢府飯店的豪華套房辦公也是為了“行事方便”。
  除了生活作風問題,季建業在其他領域的決策也備受質疑。
  據南京政府官員透露,季建業將其主政揚州時的保障房經驗複製到南京,又是一大敗筆。在南京市下關區等拆遷安置中,力推的保障房建設工程距離市區偏遠,居民生活不便。保障房建設中首創的“融資模式”,亦有省級部門持保留意見。
  在季建業主導的政府領域改革方面,頗受爭議的一是市金融辦成立時間一拖再拖;二是新成立的名為“投資促進委員會”的部門,讓主導中小企業發展的主管部門不停更換“東家”,1年之內更換3次,這使得城市中小企業發展找不到方向。
  季建業任內的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策略也受到質疑。其中,最為典型的是引入中電集團來重組主業定位一直模糊不清的南京熊貓,作為交換,南京市主城區諸多優質土地被中電開發為房地產。
  面對自己留下的一串串問題,不知季建業是否還記得,當年剛到南京赴任時他說:“南京,古稱建鄴,我季建業就是被南京人民拎著耳朵,耳提面命來建設新南京大業的。”如今,他只能向組織解釋自己的“大業”了。
  (《環球人物》雜誌)
(編輯:SN094)
創作者介紹

沙發清洗

uf82ufvuc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